這一切的開端,應該是因為越來越多東歐國家加入歐盟。。。

導致台灣以往的承認學歷無形中出現了漏洞。

---------------

上日文課時,聽到老師提到了小波波。聽起來可愛的名字--小波波--

在醫學生看來,這個暱稱應該是嘲笑吧。

 

本來馬上就想寫這篇,但是,結果那天畫月曆~~就忘記了。

無論如何,我覺得這是值得注意的事情。

剛剛看到九把刀的blog寫了(嘿嘿,我就不多寫了)直接放上連結~

除此之外,還有人為了這件事做了一個blog。

真的!躺在手術台上,希望看到的絕對是自己可以信任的醫生。

沒有人可以保證一生都不生病,

即使小病,也可能因為不良醫生導致不可收拾的結果。(死,不見得是最壞的結果)

所以,這是一件大家都該關心的事情。

 

 

*個人補充: 不懂波蘭語的醫學生,該如何在波蘭實習呢。。。用第三國語言,這樣的溝通能夠學到什麼?






 

本來,我是很反對blog裡用轉貼文的。

但是,這次是例外。

我願意轉貼,對方也願意被轉貼。

↓↓↓↓↓↓↓↓↓↓↓↓↓↓

波蘭求醫 Q-A

作者: TaiwanXno1 (型男團體) 看板: medstudent
標題: [波波] Poland recall
時間: Thu Apr 9 19:52:12 2009

Q:波波說波蘭的醫學其實很進步,訓練很紮實,基礎臨床整合,
而且雖然入學簡單,但是要畢業很困難,被當一科就沒辦法畢業,這是
真的嗎?
A:是的,這是真的。不過這是波蘭當地人唸的醫學院, 跟引起爭議的
台生所念的國際班是不同的。
國際班只要交一筆錢給代辦公司,在
波蘭愉快的度過遊學時光,你就可以回台灣不用實習進入醫院上班

。這兩個班級是截然不同的,最明顯的一點,就是國際班的學生波
蘭本國是不讓她們在波蘭行醫的。
這就像你質疑某間建商偷工減料
,他卻不斷跟你強調隔壁那間不是他蓋的建築物用材有多紮實一樣
,純粹是為了要魚目混珠。


Q:台生以前抗議菲律賓學歷,現在抗議波蘭學歷,
是不是有可能搶到
台生飯碗的,台生都要抗議?台生要的是什麼?

A:台生沒有要求波蘭學歷的學生都不能回台灣行醫, 只是要求回台行
醫前要像其他國家一樣,通過學力測驗,並像台生一樣在院實習之
後再行醫。除了公平外,這也是在保護國家的醫療品質和民眾的健
康。之前抗議的菲律賓學歷,在改變制度填補漏洞之後,也沒有台
生繼續在此大作文章,因為大家各憑實力競爭,沒有什麼好抱怨的
,現在會吵波蘭學歷,是因為一個漏洞擺明了放在那,而且不斷有
人在鑽,是可忍,孰不可忍?是可忍,孰不可忍?

Q:為什麼波波常說台生有很多也是重考?這代表甚麼?

A:有兩個理由。我們經常可以看到有人得意洋洋的吹噓, 當高速公路
塞車時,她們走路肩呼嘯而過是多麼痛快,那些乖乖塞在車陣當中
的駕駛有又多麼的傻,同樣的,遵循體制規範乖乖重考的台生,在
鑽漏洞走捷徑的波波眼中,鐵定同樣愚不可及,所以她們會經常提
及。第二就是她們要證明台生也沒有比她們優秀,所以搬出很多台
生是重考多次才考上的,跟沒考上的她們一樣甚至比她們還不如,
但是她們總是不提台生後來終究是考上了,而她們後來是靠繳錢給
代辦公司去波蘭了,只把話講到一半就停止,因為再說下去,就露
餡了。

Q:波波說台生只會死讀書,她們比台灣醫生有醫德,這是真的嗎?

A:這是個邏輯上的陷阱。首先波波假設「台生=死讀書」和「死讀
書=沒醫德」,再從這兩個前提去紮草人打,可是最重要的這兩
個前提從何而來,卻閉口不談。而波波會把台灣醫生出過的包舉
出來,說台生多差多差,好像她們絕對不會犯這些錯一樣,但事
實上波波只是還沒機會發生,她們卻刻意混淆「還沒機會發生」
與「不會發失」。不過這也不能怪她們,因為除了混淆視聽,還
有舉醫德這種難以量化沒有標準的東西外,她們很難替自己護航


Q:波波說四大科很缺人,台生又不肯去,引進波波剛好可以解決這
個問題,是真的嗎?

A:四大科缺人是真的,波波從波蘭回來解救萬民於水火之中卻不見
得,你可以好好審視浮上檯面的幾個波波,有幾個是在四大科,
又有幾個是在所謂台生搶破頭的熱門科。

Q:波波說他從小立志行醫,為什麼不給他一個機會?

A:許信良從小立志當總統,我們也從來沒有給他當啊。更何況可以
當醫生的路這麼多,為什麼要挑一條偷雞摸狗的路?難道很想要
什麼東西,就可以用不公義的手法去得到嗎?退一百萬步,雖然
他選了一條偷雞摸狗的路,但是我們也沒有要奪走他從小的志願
,我們只要他參加學力考試、實習一年,不是要他的命。

Q:波波說她們只是高中時代考試的東西比不上台生,她們當醫生不
見得比台生差,真的嗎?

A:臨床上要非常確定腫瘤是不是惡性,通常要等病理報告,但是臨
床表現、輔助檢查還有病史等,都可以幫助我們在病理報告出來
前推測腫瘤是惡性來是良性。波波是不是真的當醫生不比台生差
,要非常確定要等這批波波親上火線面對大風大浪一陣子,但是
從她們大學以前的表現、波蘭的生活、學校的教學、還有幾個波
波先頭部隊的表現,我可以跟你說,惡性的可能不小。

Q:波父波母說她們贊成修法,可是必須要維護她們這些在法令修改
前就去波蘭念書的權益,落日條款合理嗎?



A:一點都不合理,她們所謂的權益就是鑽漏洞的權益,為什麼要讓
維護這些人偷雞摸狗、踐踏他人權益的權益?全世界兩百多個國
家,醫療進步的國家這麼多,為什麼要花大錢去波蘭這個不用學
力認證、而且繳錢就能畢業的國家?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這
些人圖的是什麼,大家仔細想想就知道。現在台生要求把漏洞關
上,要所有人走正門公平競爭,她們居然可以跳出來說這妨礙了
她們走後門的權益。孟子說:「為機變之巧者,無所用恥焉。」
用心機及巧詐欺人者,是用不到羞恥心的,我想這就是對這些要
求落日條款的波爸、波媽和波波最好的寫照。

Q:波波都很nice,其中一定有什麼誤會吧?

A:對,葉子媚是個賢妻良母,兩百塊最聰明,戈巴契夫頭髮最長,
海珊總統最不愛打仗。

Q:有文章說波波資質很差,
實屬胡亂聽取網路上片面之辭及國內醫學
院學生怕就業市場受到影響所致,是真的嗎?


A:是不是怕搶飯碗的問題,在之前的問題就已經回答, 再此就不再贅
述,只說明網路上的說法到底是不是片面之詞。網路上的說法,有
來自波波的同學、波波自己本身的網誌文章、看不慣波波的親人以
及在醫院跟他們共事的同事,文章數量多到有些人都看得反感了,
如果這叫做片面之詞,那我真不知道什麼說法全面,專門仲介波蘭
學歷的林氏國際文教網的廣告文宣嗎?

Q:但是北醫、高醫都有跟波蘭大學簽約,
這不是代表台灣的醫界大老
也認同波蘭的醫學教育?


A:首先還是要再次強調波蘭本土班和國際班是不同的, 不要輕易的掉
入波波的陷阱,在他們冠冕堂皇的辯詞中,請注意是不是很多地方
都省略了不該省略的句子-『隔壁班』。至於北醫跟高醫的大老裡
有些人的小孩就在波蘭唸書,他們會不會有私心,我們暫時擱置,
但是現況看起來這些人為了複製階級,對波蘭學歷睜一隻眼閉一隻
眼,因為肯定『隔壁班』教學嚴謹、學生優秀,連帶放行國際班的
學生。這種認同,你覺得有公信力嗎?

Q:波波說他們這樣是在做國民外交,
甚至對台灣加入WHO有幫助,
真的嗎?

A:那我以前每年暑假都去日本消費, 外交部怎麼還不頒發台日親善大
使的勳章給我?老是組砲兵團去珠海的那群男人,想必就是反共復
國軍了吧?更何況新法修訂不是在波蘭邊境築起一道波蘭圍牆、擅
闖者就槍斃,要去波蘭念書的人照樣可以去唸、繼續外交之路,就
算他們要去荷蘭、愛爾蘭、紐西蘭、芬蘭或者史瓦濟蘭,都不會有
人阻攔這群外交尖兵,唯一的不同就是以後從有賣學歷行為的歸國
子女必須加考學力測驗,用尊爵不凡的實力證明他們不是買學歷的
投機客如此而已,完全不會影響到他們外交的權力和義務,請各位
關心台灣外交困境的朋友們不要擔心。

Q:這系列還會更新嗎?

A:我想會吧,在我梗沒用完、沒被高層抓去喝咖啡、 或者失望的改行
前,如果我想到有什麼遺漏的,我就會補上。不過如果改行是決定
走『第一賣冰、第二告醫生』的路,我就會來推廣波蘭及大陸學歷
的。

Q:我可以轉錄這篇文章嗎?

A:當然可以。如果你認同這篇文章,或者覺得理念與你相符, 你就可
以轉錄。如果你回答不了解的人或者波波的護航,又懶得打很多字
,你也可以把個別的Q/A拆開來,放在適合的地方。

補充關於學歷認證

 

創作者介紹

陳淑芬的blog

hinano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留言列表 (14)

發表留言
  • waywei666
  • 我去看那個需要連署的部落格了,裡頭有公佈波蘭那所大學畢業、目前在台灣執業的醫生,以及「大批」即將在國泰醫院展開實習的名單......

    好可怕......
  • 國泰!!!我好害怕。。。

    hinano666 於 2009/05/08 12:08 回覆

  • xiaoxiong66
  • 额,好歹也半个学医的,表对医生那么没有信心嘛
  • 這個。。。我得說,差一點點,就差很多。
    醫生是馬虎不得的職業。
    跟機場塔台工作者一樣。

    hinano666 於 2009/05/08 12:13 回覆

  • fish
  • 沒錯,當自己家人躺在手術台上時,在外面等候的人也希望醫生是自己可以信任的!碰到態度差的醫生時,真的連我都快要生病起來!!(親身體驗)
    所以看到這則新聞時,真的很感慨,病人並不是像製作失敗的黏土,揉一揉還可以重來的~~~
  • 沒錯,你這個感覺一定很強烈的。

    我開刀時,也是直到看到主治醫生才鬆一口氣。
    雖然我先寫了遺書,但是這不是針對醫生,是怕開到一半大地震。。。
    (因為前一晚真的地震了)

    hinano666 於 2009/05/08 12:15 回覆

  • 蕙
  • 看來我有一些空白要補上......妳為什麼開刀?
  • 說來話長。~

    hinano666 於 2009/05/08 22:01 回覆

  • 蕙
  • 結果醫生抽完血後很慎重的告訴妳,妳的血是藍色的...妳可能真的是...外...星...人...
  • 這個。。。
    你也是吧!哈哈

    hinano666 於 2009/05/08 22:02 回覆

  • 蕙
  • 不, 我不一樣, 真的!! 我的血...是...綠...色...的...(the end)
  • lol
    我也要。
    綠色較美。

    hinano666 於 2009/05/10 13:36 回覆

  • yuu
  • 好犀利的Q&A,但最吸引我注意力的,反而是老師寫了「遺書」二字XD。

    回頭瞟一眼堆積如山的殯葬文書作業,我囧了,寫不完啊~

    但我覺得,以上這篇文章所描敘的現象,不見得只有波蘭才有...實際上天下烏鴉一般黑,我倒認為慎選醫生真的很重要...

    只不過這年頭吶,能力與品德並重的醫生實在是...(就我個人的經驗而言啦)。

    結論是:
    一、以後開刀不要去國泰(被打)。
    二、記得先寫好生前遺囑(決定葬禮流程、火化還是土葬流程等,其實這是唸太多相關課程的職業病囧)。
    三、先買好醫療保險。

    以上。

    P.S.其實這是題外話...如果在開刀過程中發生地震或火警而導致死亡的話,判斷上只能算是意外死亡,而不能歸類於他殺狀況(除非是被蓄意謀殺者除外)
    呃,其實我是因為寫作業寫到瘋了才爬上來看這些的(毆)。
  • 我。。。就是在國泰開刀的。
    不過,我並沒有寫該如何葬儀事宜。因為我還沒想好。
    我不想土葬,也不想火葬。都好可怕~
    我~~不想死。(突然想到三國那個廣告)

    hinano666 於 2009/05/10 13:39 回覆

  • xiaoxiong66
  • 一个医生和妻子的对话
    问:那女孩怎么样了,到北京能治好吗?
      答:到美国也没办法。
      问:那就眼睁睁的看着她死?
      答:可以化疗,可以延长生命。
      问:那得多少钱?
      答:一年大概十万,但估计她活不了一年。
      问:我怎么发觉你们要钱的水平比治病的水平高呢?
      答:你说的对,我们这些人只会要钱,不会治病。谁让你们这些既有能力,又有爱心的人不学医呢?没办法只有我们这些既无才又无德的人学了。
      问:你们就是听不得批评,我们这是恨铁不成钢。
      答:现在的医疗体制是要把钢炼成铁,而不是把铁炼成钢。  
      问:我们知道体制有问题,可这不能作为医德下滑的理由,而且体制在短时间内是难以改变的
      答:你的意思是体制难以改变,而医德容易提高。所以解决看病难看病贵最便捷的办法就是医德教育,医德提高了,人们看病就容易了。可事实恰恰相反,改变医德要比改变体制要难的多!医德本来是一种最稳定,最坚固的职业道德,很多人把它作为社会道德的最后一道防线。因为它代表着人类的良心,它面对的是人的生命。而它现在居然崩溃了,难道我们不该想一想到底是为什么吗?因为道德总是建立在一定的物质基础之上。一个社会,维系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关系就是劳动关系,而这种关系的稳定就依赖于等价交换。而在医院存在等价交换吗?一方面,患者感个冒就要花几百块,另一方面是医生在付出了艰辛的劳动之后合法收入和护士差不多。极度的不等价!既然人耐以安身立命的最根本的法则都造到了践踏,那医德沦丧不是顺理成章的事吗?马克思不是说过,人只有吃饱了饭才能去从事道德、艺术吗?你说是改革落后的体制容易,还是唤回沦丧的医德容易?如果你还以为是提高医德容易,那你又如何将它唤回呢?是思想教育,还是严刑峻法?这么多年了,我们的思想政治工作做的好少吗,反倒是那些不做思想工作的国家,其道德水平比我们高的多;再就是严刑峻法,你认为把刀架在医生的脖子上医德能提高吗?其实一个人的社会经历达到一定程度时,其思想已基本定型,不要总是试图去教育别人,改变别人,以达到社会对他们的要求。该先进的早就先进了,先进不了的,在怎么教育也没用。一个社会能否健康发展,并不取决它有多少先进人物,而在于它的主体能否遵守游戏规则。  
      问:那你们收红包、拿回扣算不算遵守游戏规则?
      答:不算,但这是医生通过不正当,或者说是违法的手段要回自己的正当权益。
      问:照你的说法,只要有人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他就可以违法?
      答:照你的说法,一个人无论受到多么不公正的待遇,他也只能逆来顺受?
      问:可总的讲良心吧?
      答:医生也非常想讲良心,在这一点上我们是相同的。可现在的医疗体制给医生留下的讲良心的空间已经非常狭窄。
      问:可你们应该知道现在大多数病人已经不堪重负,不可能给你们负担更高的工资。
      答:正是为了让大多数人看的起病,才要给医生加工资,而且非加不可。何况这笔钱并不是让患者出,政府的负担也可以不用很大。
      问:哦?愿闻其详。
      答:要想降低患者的负担,就得让医生合理用药,合理检查;而让医生合理用药,合理检查就必须让医生有一个合理的报酬。  
      问:那加了工资,你们就能合理用药,合理检查了吗?
      答:不能。首先在医院,你不可能单独给医生加工资。所以你的假设在现有体制下几乎不可能实现。其次,你可知道医生开出的药,开出的检查要养活多少人吗?扭曲的医疗体制在漫长的岁月中已经培养了一个庞大的寄生虫阶层。他们分布在医院、卫生行政部门、还有制药行业。现在每个医院都养着一大群闲人,他们如果真是闲人,患者的负担也不会这么重。他们一天也没闲着,他们整体都在琢磨如何从医生的手中攫取更大的利益,然后逼着医生把屠刀挥向患者。所以就出现了‘各路豪杰尽现英雄本色,种种手段让人瞠目结舌。这也是国有企业的医院版,所不同的是国企都关停并转了,而医院却靠着患者的血与泪苦苦支撑着!
      再看看卫生行政部门利用手中的审批大权,检查大权为自己谋取私利。假如医院干净了,有谁回去向他们进贡?中国有六千家药厂,而美国不到十家。假如医生真的合理用药了,那么将有百分之九十的药厂关门!  
      问:你说的这些问题的确是问题,可现在假如把你们的工资加起来,你别管能不能,你们真能保证不拿红包回扣吗?
      答:不能。不管你把医生的工资加到多高,我也不能保证就满足了每一个人的胃口,可这不能作为人们在这个问题上无所作为的借口。现在有机会那回扣的医生百分之八十都在拿,可这并不意味着这百分之八十的人坏了。这个行业的从业者在本质上和别的行业的人没有多大区别。百分之十的人好,百分之十的人坏,还有百分之八十可以好也可以坏。所以要用政策来争取那百分之八十,用法律来对付那百分之十。可现行的政策却把那百分之八十推向了那坏的百分之十一边,又用法律来对付那百分之九十。所以尴尬不断,一个医院经常被一锅端,最后还不是退款了事。  
      问:既然你们不能保证,那到时把你们一边拿着高工资,一边拿着红包回扣,那患者岂不是陪了夫人又折兵吗?
      答:有一个医生在离开公立医院是说假如能给我私营医院给我的百分之五十我留下,百分之四十我留下,百分之三十我也留下,可凭什么只给我百分之二十?我把这句话改一下,假如给我该给我的百分之五十我不拿红包回扣,百分之四十我不拿,百分之三十我也不拿,可凭什么只给我百分之二十?相信这是很多医生的心声。没有人愿意提心吊胆的活着。
      医生本可以通过自己的诚实劳动过上很体面的生活,本可以很有尊严的活着。可就是那一帮所谓的人民公仆,不尊重客观规律,为了在短时间内让所有的人看上病,竟然异想天开的认为保持医生的低工资水平就可以减轻患者的负担。不仅如此,他们不允许医院正常收取诊疗费,当医院难以为继,而政府又不堪重负时,有人想到了以药养医。这样不仅解决了医院的生存问题,还养活了一批药厂,两全其美。简直是一群用屁股思考问题的人。熟不知,从此潘多拉魔盒被打开,回扣泛滥,患者的负担直线上升,多少本可以避免的灾难降临人间。所以,在某种意义上,现在大多数人看不起病正是源于政府为了把医疗费降到大多数人可以承受的范围而做的种种努力!  
      问:难道有关决策者没意识到这些情况?
      答:你也太小看他们了,之所以不能对症下药,各中原因太复杂了。说简单点,就是利益集团的阻碍。就是我 刚才说的医药系统的寄生虫阶层。很多人认为是医生,可恰恰相反,改革愿望最迫切的是医生,因为他们天天都生活在一个他们深恶痛绝的环境中!是的,现在很多医生手红包拿回扣,可要知道这些钱中有一部分本来就属于医生,只是被一部分人剥夺了,医生通过了这种不正当的方式找回自己的正当权益,患者付出了高昂的饿代价,医生也背上了骂名。而那些寄生虫阶层非常害怕改革,因为现行的体制一旦被改变,对他们就是灭顶之灾,所以千方百计的阻挠。当有人提出改变以药养医的体制,改变医院的管理体制,分配制度时,他们却说医改事关人命,要积极稳妥。的确稳妥,二十年了,没有任何涉及体制的实质性改革。
      可该爆发的总是要爆发,当患者不堪重负时,当整个社会都在为之颤抖时,医疗系统的深层次矛盾即将呼之欲出,可偏偏在这个时候半路杀出个程咬金。一些高官利用人们对医疗腐败的憎恶,恰倒好处的把问题归咎为医疗市场化。因为市场经济里的人总是惟利是图的,这与救死扶伤的神圣使命是格格不入的。媒体几乎一边倒的迅速跟进,为之摇旗呐喊。人们一下子就把矛头直指市场化和医德,叫杀声,呐喊声铺天盖地,震耳欲聋。一时间,血雨腥风顿起,刀光剑影毕现。而真正的罪魁——落后的医疗体制躲过一劫。寄生虫阶层笑了,他们要的就是这个结果。他们知道,当人们把矛头指向医德时,问题就不可能解决,他们可以继续高枕无忧的当他们的寄生虫。可悲,可气,可恶!
      我就奇怪了,这市场化什么时候成了医疗的主流了?市场化允许垄断吗?市场化允许暴利吗?市场化允许机构臃肿,效率低下吗?市场化是惟利是图,可不市场化就不惟利是图了?我不是认为市场话就多么的好,可我不能容忍有些人在那指鹿为马。市不市场化无所谓,最重要的是如何合理有效的利用宝贵的医疗资源。

  • 在我很吃力看完後,才想到應該把它轉為繁體字,會輕鬆很多。

    ---------------(所以重新貼一次給看簡體字很吃力的人)

    一個醫生和妻子的對話
    
問:那女孩怎麼樣了,到北京能治好嗎? 
  
    答:到美國也沒辦法。 
  
    問:那就眼睜睜的看著她死? 
  
    答:可以化療,可以延長生命。 
 
    問:那得多少錢? 
  
    答:一年大概十萬,但估計她活不了一年。 
 
    問:我怎麼發覺你們要錢的水平比治病的水平高呢?
    答:你說的對,我們這些人只會要錢,不會治病。誰讓你們這些既有能力,又有愛心的人不學醫呢?沒辦法只有我們這些既無才又無德的人學了。
    問:你們就是聽不得批評,我們這是恨鐵不成鋼。 
  
    答:現在的醫療體制是要把鋼煉成鐵,而不是把鐵煉成鋼。   
  
    問:我們知道體制有問題,可這不能作為醫德下滑的理由,而且體制在短時間內是難以改變的 
  
    答:你的意思是體制難以改變,而醫德容易提高。所以解決看病難看病貴最便捷的辦法就是醫德教育,醫德提高了,人們看病就容易了。可事實恰恰相反,改變醫德要比改變體制要難的多!醫德本來是一種最穩定,最堅固的職業道德,很多人把它作為社會道德的最後一道防線。因為它代表著人類的良心,它面對的是人的生命。而它現在居然崩潰了,難道我們不該想一想到底是為甚麼嗎?因為道德總是建立在一定的物質基礎之上。一個社會,維系人與人之間最基本的關係就是勞動關係,而這種關係的穩定就依賴於等價交換。而在醫院存在等價交換嗎?一方面,患者感個冒就要花幾百塊,另一方面是醫生在付出了艱辛的勞動之後合法收入和護士差不多。極度的不等價!既然人耐以安身立命的最根本的法則都造到了踐踏,那醫德淪喪不是順理成章的事嗎?馬克思不是說過,人只有吃飽了飯才能去從事道德、藝術嗎?你說是改革落後的體制容易,還是喚回淪喪的醫德容易?如果你還以為是提高醫德容易,那你又如何將它喚回呢?是思想教育,還是嚴刑峻法?這麼多年了,我們的思想政治工作做的好少嗎,反倒是那些不做思想工作的國家,其道德水平比我們高的多;再就是嚴刑峻法,你認為把刀架在醫生的脖子上醫德能提高嗎?其實一個人的社會經歷達到一定程度時,其思想已基本定型,不要總是試圖去教育別人,改變別人,以達到社會對他們的要求。該先進的早就先進了,先進不了的,在怎麼教育也沒用。一個社會能否健康發展,並不取決它有多少先進人物,而在於它的主體能否遵守遊戲規則。   
  
    問:那你們收紅包、拿回扣算不算遵守遊戲規則? 
  
    答:不算,但這是醫生通過不正當,或者說是違法的手段要回自己的正當權益。 


    問:照你的說法,只要有人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他就可以違法? 
  

    答:照你的說法,一個人無論受到多麼不公正的待遇,他也只能逆來順受? 
  

    問:可總得講良心吧? 
  

    答:醫生也非常想講良心,在這一點上我們是相同的。可現在的醫療體制給醫生留下的講良心的空間已經非常狹窄。 
  
    問:可你們應該知道現在大多數病人已經不堪重負,不可能給你們負擔更高的工資。 
  
    答:正是為了讓大多數人看得起病,才要給醫生加工資,而且非加不可。何況這筆錢並不是讓患者出,政府的負擔也可以不用很大。 
  
    問:哦?願聞其詳。 
  
    答:要想降低患者的負擔,就得讓醫生合理用藥,合理檢查;而讓醫生合理用藥,合理檢查就必須讓醫生有一個合理的報酬。   
  
    問:那加了工資,你們就能合理用藥,合理檢查了嗎? 
  
    答:不能。首先在醫院,你不可能單獨給醫生加工資。所以你的假設在現有體制下幾乎不可能實現。其次,你可知道醫生開出的藥,開出的檢查要養活多少人嗎?扭曲的醫療體制在漫長的歲月中已經培養了一個龐大的寄生蟲階層。他們分布在醫院、衛生行政部門、還有制藥行業。現在每個醫院都養著一大群閒人,他們如果真是閒人,患者的負擔也不會這麼重。他們一天也沒閒著,他們整體都在琢磨如何從醫生的手中攫取更大的利益,然後逼著醫生把屠刀揮向患者。所以就出現了‘各路豪傑盡現英雄本色,種種手段讓人瞠目結舌。這也是國有企業的醫院版,所不同的是國企都關停並轉了,而醫院卻靠著患者的血與淚苦苦支撐著! 
  再看看衛生行政部門利用手中的審批大權,檢查大權為自己謀取私利。假如醫院乾淨了,有誰回去向他們進貢?中國有六千家藥廠,而美國不到十家。假如醫生真的合理用藥了,那麼將有百分之九十的藥廠關門!   
  
    問:你說的這些問題的確是問題,可現在假如把你們的工資加起來,你別管能不能,你們真能保證不拿紅包回扣嗎? 
  
    答:不能。不管你把醫生的工資加到多高,我也不能保證就滿足了每一個人的胃口,可這不能作為人們在這個問題上無所作為的藉口。現在有機會那回扣的醫生百分之八十都在拿,可這並不意味著這百分之八十的人壞了。
    這個行業的從業者在本質上和別的行業的人沒有多大區別。百分之十的人好,百分之十的人壞,還有百分之八十可以好也可以壞。所以要用政策來爭取那百分之八十,用法律來對付那百分之十。可現行的政策卻把那百分之八十推向了那壞的百分之十一邊,又用法律來對付那百分之九十。所以尷尬不斷,一個醫院經常被一鍋端,最後還不是退款了事。   
  
    問:既然你們不能保證,那到時把你們一邊拿著高工資,一邊拿著紅包回扣,那患者豈不是陪了夫人又折兵嗎? 
  
    答:有一個醫生在離開公立醫院是說假如能給我私營醫院給我的百分之五十我留下,百分之四十我留下,百分之三十我也留下,可憑甚麼只給我百分之二十?我把這句話改一下,假如給我該給我的百分之五十我不拿紅包回扣,百分之四十我不拿,百分之三十我也不拿,可憑甚麼只給我百分之二十?相信這是很多醫生的心聲。沒有人願意提心弔膽的活著。 
  醫生本可以通過自己的誠實勞動過上很體面的生活,本可以很有尊嚴的活著。可就是那一幫所謂的人民公僕,不尊重客觀規律,為了在短時間內讓所有的人看上病,竟然異想天開的認為保持醫生的低工資水平就可以減輕患者的負擔。不僅如此,他們不允許醫院正常收取診療費,當醫院難以為繼,而政府又不堪重負時,有人想到了以藥養醫。這樣不僅解決了醫院的生存問題,還養活了一批藥廠,兩全其美。簡直是一群用屁股思考問題的人。熟不知,從此潘多拉魔盒被打開,回扣泛濫,患者的負擔直線上升,多少本可以避免的災難降臨人間。所以,在某種意義上,現在大多數人看不起病正是源於政府為了把醫療費降到大多數人可以承受的範圍而做的種種努力!   
  

    問:難道有關決策者沒意識到這些情況? 
  
    答:你也太小看他們了,之所以不能對症下藥,各中原因太複雜了。說簡單點,就是利益集團的阻礙。就是我 剛才說的醫藥系統的寄生蟲階層。很多人認為是醫生,可恰恰相反,改革願望最迫切的是醫生,因為他們天天都生活在一個他們深惡痛絕的環境中!是的,現在很多醫生手紅包拿回扣,可要知道這些錢中有一部分本來就屬於醫生,只是被一部分人剝奪了,醫生通過了這種不正當的方式找回自己的正當權益,患者付出了高昂的餓代價,醫生也背上了罵名。而那些寄生蟲階層非常害怕改革,因為現行的體制一旦被改變,對他們就是滅頂之災,所以千方百計的阻撓。當有人提出改變以藥養醫的體制,改變醫院的管理體制,分配制度時,他們卻說醫改事關人命,要積極穩妥。的確穩妥,二十年了,沒有任何涉及體制的實質性改革。 
  可該爆發的總是要爆發,當患者不堪重負時,當整個社會都在為之顫抖時,醫療系統的深層次矛盾即將呼之欲出,可偏偏在這個時候半路殺出個程咬金。一些高官利用人們對醫療腐敗的憎惡,恰倒好處的把問題歸咎為醫療市場化。因為市場經濟裡的人總是惟利是圖的,這與救死扶傷的神聖使命是格格不入的。媒體幾乎一邊倒的迅速跟進,為之搖旗吶喊。人們一下子就把矛頭直指市場化和醫德,叫殺聲,吶喊聲鋪天蓋地,震耳欲聾。一時間,血雨腥風頓起,刀光劍影畢現。而真正的罪魁——落後的醫療體制躲過一劫。
    寄生蟲階層笑了,他們要的就是這個結果。他們知道,當人們把矛頭指向醫德時,問題就不可能解決,他們可以繼續高枕無憂的當他們的寄生蟲。可悲,可氣,可惡! 
 我就奇怪了,這市場化甚麼時候成了醫療的主流了?市場化允許壟斷嗎?市場化允許暴利嗎?市場化允許機構臃腫,效率低下嗎?市場化是惟利是圖,可不市場化就不惟利是圖了?我不是認為市場化就多麼的好,可我不能容忍有些人在那指鹿為馬。市不市場化無所謂,最重要的是如何合理有效的利用寶貴的醫療資源。

    hinano666 於 2009/05/10 13:34 回覆

  • 蕙
  • .............
    好吧,在我們的星球血色是可以換的,
    我幫妳申請好了!
    不過我們星球負責換血的醫生都姓"波"哦!
  • 好糟喔。。。

    hinano666 於 2009/05/10 23:47 回覆

  • xiaoxiong66
  • 么办法,我们的文字使用还是有区别的,我的好朋友马上要进医院当医生了,之前一年都在他们学校的附属医院各科见习,看的多了,貌似感慨也多,每每和我说起都很愤世嫉俗,这段文章便是她转过来让我看的,看的人心里拔凉拔凉的,难怪说穷人看不起病,要么就不要生病,要不就生了病等死,唉……
  • 喔喔~~原來如此。
    身在其中的人,難免會氣憤不平的。
    除非能夠或願意同流合污。
    然後就會漸漸平和了(哈)

    所以多半改革得靠年輕人。
    無權無勢的人,比較有可能有理想。

    hinano666 於 2009/05/11 11:32 回覆

  • 卉
  • 波波的轉寄信我前陣子也有收到~

    這樣真的會在去醫院前要先打聽清楚醫生的學歷...

    不然小病被醫成大病~

    大並被醫成不治之症

    很慘...Orz
  • 是啊,對醫生的信任對病患的心理其實是很重要的。

    hinano666 於 2009/06/05 11:34 回覆

  • 蕙
  • 2009/06/04 11:58

    針對外國醫學系學歷能否直接考台灣醫師執照,行政院會有重大決議,
    今天通過醫師法修正,未來台生持外國醫學學歷返台考照,必須經過
    學歷甄試以及實習兩道關卡。

    新聞局長蘇俊賓:「持國外學歷報考醫師考試的,優先通過學歷甄試,
    這是第一個部分,這是我們修正條文第四條之一,第二部分就是參考,
    其他醫師人員法規,明定醫學生畢業實習年限,為5年。」

    針對波蘭醫學院的台生,返台不需要實習就可以考醫師執照,引發台灣
    醫學生反彈的爭議,行政院會行政院會通過這項醫師法修正案,使得這
    一陣子引發爭議的國外醫學系所畢業台生,也必須和台灣醫學系學生一
    樣,都必須經過公平的學歷認證,才可以考照。

  • 如果你不是我同學,我真會以為你是政府派來的。噗~

    謝謝你提供,這是昨天的新聞。
    我也看到了,
    希望這法案在立法院可以通過。

    hinano666 於 2009/06/05 11:36 回覆

  • 蕙
  • C~
    等通過再把結果POST上來這篇就可以完結篇了!
    對了,我假期有去宜蘭,拍了一張很CUTE的照片要給妳,一直忘了....
    我再MAIL給妳! 妳一定會喜歡!!

  • 好啊!謝謝你!!
    等你的信~~

    hinano666 於 2009/06/07 01:42 回覆

  • 自大與歧視
  • 國內的醫師不知道是在什麼樣的家庭和教育環境下養成的,內心充滿了傲慢與歧視,名義上打著醫療品質云云,骨子裡其實是覺得自己是人上人,瞧不起波波。同樣的心態,又有醫生假藉安全名義,拒絕收治黑道患者。唉!心口不一是虛偽,真的以為自己是對的,那就是愚蠢了!
  • 你可以選擇友愛黑道。
    也可以選擇友愛波波。

    hinano666 於 2011/07/16 01:1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