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卉的blog文章


 

因此想到三個國中同學。

 

 

 

 

1.張同學

她總炫耀自己家的電器、家具都是日本製的,

我跟她只是偶而會一起走去等公車。

一路上沒別的話題,只聽她在炫耀。

我偏偏是個遲鈍的人,只是會說「哇~」「喔~~」但是卻沒有辦法說點讓人感覺到羨慕的話。

實在是因為,我搞不清楚她所說的東西,有什麼魅力。

對當時的我來說,日本很遙遠,還不如跟我說他家賣肉圓、豆花、甜不辣更吸引我一些。

很快的,班上就有人傳言說她都在說謊。

只記得她急急跟我解釋「是真的!是真的!!」

我還嘲笑她「好啦~你也是日本製的!」

其實我一點都不介意。

 

 

2.林同學

我完全忘記她說的謊是什麼,充其量也就是炫耀吧。

但是由於我對她有點難解的感情,因為我討厭她喜歡我喜歡的人(很複雜吧)

偏偏我們總是一起走路去坐車。

我揭穿她,諷刺她如同共產黨的謊言

(這是那個年代的人才會知道的政府宣傳,完整的詞句應該是---共產黨的謊言是不能相信的!)

她哭哭啼啼的說

你可以罵我,不可以污辱我父母

我很驚訝,我哪有污辱她父母?明明是罵她。

 

 

3.讓我一生都難忘的另一位林同學

她長的有點男性化,我並沒有很喜歡她,但是,她顯然蠻喜歡我的。

她指著遙遠的一棟紅頂的豪宅,跟我說那是她家。

 

她常請我去吃東西,除了小吃,偶而還吃當時昂貴的甜點。

那家位於學校附近新生南路口的小美冰淇淋---

有飄著乾冰的漂亮裝飾的冰淇淋,當時,連拍文藝電影都會到那裡呢~

 

會發現她說謊,實在是她自找的。

她邀請我去她家,然後又謊稱忘記帶鑰匙。

一次又一次。。。

我開始覺得煩了,我故意問她,沒帶鑰匙怎麼回家?

她說她都爬水管(?!)

我說那你就爬進去開門讓我進去吧!

她說不如我先帶你到我乾媽家好了

就在他說的豪宅附近,我們到了一個公寓。

她開門進去(居然有鑰匙)

見到一個矮小的女人,她喊她「媽媽」

她解釋,只是因為習慣了,所以喊她媽媽。

 

房子裡,好幾個人在

她熟練的丟下書包,脫掉外套扔在一間很小的隔間裡(勉強算是房間)

她說,因為乾媽疼她,所以留了一個房間給她,

但是她的熟悉跟態度,讓我覺得很可疑,也很清楚讓她看出我的感覺。

 

她態度傲慢的向那女人要一千元

那女人笑咪咪的對我鞠躬,然後從身上翻出錢(兩三千)來要給我同學

小聲的對她說了一句話,她煩躁的回應「好啦~我知道」

這時,意外的阿姨出場了,她看到給錢的畫面。

也不顧我這個外人的存在,就嚷嚷著要她孝順、懂事點

不要亂花錢,媽媽賺錢辛苦。。。

其實還有個年紀很小的男孩在一旁

怎麼看都是她的弟弟(長的很像)

但是她始終辯稱「那是乾媽,以及乾弟弟。」

那阿姨呢?也是乾的?。。。(我在心裡想)

 

 

離開她家,她堅持要請我吃東西,我堅持不要。

我逼迫她承認那是她媽媽,她死撐著不承認。還說要立刻帶我去她家證明。

之後,誰也沒在提起去她家的事,我也不再跟他去吃東西。

我們的友誼因為沒有食物當仲介,也就畫下了句點。

(雖然是事實,不過說起來真是可悲)

------------------------------------------------

說了同學的壞話後,想到其實我也對一個同學說過一個超級了不起的謊

對象是我國一時,隔壁座位的同學。

她有點困擾日漸發育的身材,問我有何對策,我跟她說

「只要在上課時間,把胸部抵著課桌壓回去就可以了。。。」

她覺得很有效。

(以上是題外話,我就是常對她胡言亂語)

當時我媽媽對我有很高的期望,所以強逼著我去補習。

我很不想去,但是又怕蹺課班主任就打電話給我媽(試過一次,所以知道)

於是有一天,我就把班主任設定成一個色狼,編了一個新聞,說給隔壁座位的那位同學聽,

她大為吃驚,但是聽得津津有味。

之後,我偶而會告訴她亂掰的後續。

這種不定期的連載謊言,後來隨著故事發展

她主動來催稿了,要求我告訴她是否有發生什麼事。

因為一開始就很重口味,所以只好越下越重,到後來變成---

某同學穿著透明衣服去補習班

班主任露出他的真面目忍不住帶著女同學到女廁。

然後,男同學爬到男女廁所的窗簷偷看到不堪入目的畫面。

。。。(晉升到R片了)

才國一的我,實在有點掰不太出來細節

不過對她,似乎已經很夠了。

我覺得她其實知道我是說謊

因為我說的亂七八糟,常常不連戲,內容又實在太誇張了

不過她從沒拆穿我。

一年級後,我跟她不同班了,也沒再去補習班。

(這篇實在不該發這裡。。。只是因為引用方便,所以發在這裡)

全站熱搜

hinano66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