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五專登記德明商專的那一天,其實父親大人比較希望我去念德育護專

但是我想到我"可能會犯的錯誤"就不禁冒冷汗。

我的父親大人怎麼可能不知道,他說「你可以到學校保健室工作啊」

其實這個說法真是誘人,但是,就是怕有個萬一

跟人命有關的事,不要賭比較好。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剛畢業沒多久,我的母親大人一心一意就希望我去考公務員。

我百般不願意,不是因為不想當公務員,而是因為我知道我考不上,根本上,我是看不懂課文的。

不過,因為我也沒有認真去工作,所以最終也是被逼著去補習班準備上課考試。

到了補習班,我想,既然要考試,當然找薪水最高的考。

東挑西選,看到了一份月底薪八萬的特考--塔台民航人員。(當時普考底薪大約兩萬多)

我一看真是心花怒放,這無疑是我的努力目標!

但是緊接就看到關鍵字

「發生疏失時,要負刑事責任」

當下,我立刻放棄這個危險的目標。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後來,我當然沒考上公務員,根本連報名都沒有。

母親大人看我有一搭沒一搭懶散的畫圖,於是找人介紹我進了證券公司(當時可是大熱門)

我也認為這是好地方,冷氣很充足,空間很大。(錢少、事少、離家近)


不過,剛好遇到股票崩盤,很快的,我就被調往負責股務代理的部門。

幫民眾股票過戶是我的新工作。(冷氣還是很充足,同一個辦公室,不過,錢少、事多、離家近)

只是沒想到這個工作也可以讓我出大問題。


某未上市公司的股東會前夕,大家紛紛把股票寄來過戶。

每天,我都會收到三大麻布袋的掛號信。

裡面放著客戶的印章、股票、身分證正本、印鑑證明。

這些很重要的東西太多了~而我剛好是個完全不會整理的人。

很快的,我把身分證、印章、股票弄的一團亂。

卻還沒發現事態嚴重。(如果我早點清醒、辭職,事情可能會好一點)


接下來的每一天,我並不是在忙著幫大家過戶,而是在忙著找被我弄失散的重要證件。。。

記憶深刻的是一位老先生,他很客氣詢問我 :他寄來好一陣子的要過戶的股票現在好了嗎?

我很誠實的告訴他,我弄散了他的資料,正在找印章。他也不生氣,很有耐心的等待。

隔幾天,我終於找到他的印章了,興沖沖的告訴他這個消息後,

才發現我以為放在抽屜的他的身分證又不見了。。。(真無顏面對那善良的阿伯)


每天接到的詢問電話越來越多

麻布袋裡的信,很多都變成詢問電話,接電話、找證件變成是惡夢。

我趕緊遞出辭呈~

但是還是太晚了,就在最後交接的那個月,我終於接到揚言要告我的電話,

對方真的氣爆了,以為我欺負鄉下人。

因為我把應該寄給他的股票,不知道寄給誰去了。。。(我天天祈禱不知名的人,趕快寄回來還我。。。)


離職後,我的同事幫我解決了這件事  掛失、報案、安撫對方~

說真的,如果我遇到我這樣的員工,也會氣到想去按鈴申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後來我就認真的畫圖了。

因為別的事,真的也做不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這跟小波波有何關連呢?

問題就在很多事不是只是想,就可以的。

如果自知能力不到,還是不要毫不在乎的危害世人比較好吧。

全站熱搜

hinano66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