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你講個故事,日文名字叫做『都是為了你!都是為了你!』」

我跟平凡從誠品走回家的路上,不管他想不想聽,就開始自顧自說了起來。

「作者以自述的方式寫這個故事。『我』是一個畫家,千辛萬苦硬凹醫生朋友帶我到他要動手術的那個富豪貴族家裡」

「富豪家裡像是辦宴會一樣,在處理這場手術,很多客人也在。。。」

講述的過程我還有點猶豫,導致故事有時要倒轉一點,然後又跳接回原來那一段。

「病人是這家的女主人,美麗高貴蒼白,像屍體般躺在手術台上」

奇怪喔,好像手術不需要消毒似的,大家也就一起參觀手術,不過這是一本年代久遠的小說,作家的名字常常讓我誤以為是書名。

邊講述故事,我還加上自己的感想。

「要麻醉時,女主人堅持不肯,她說。。。」

這一段我講了很久,因為我總想忠實呈現出我剛剛看到的文字,但是這真的是不可能的。

「好吧,她大約是說『我不要麻醉!直接開刀吧!』眾人都勸她不要任性,但是她寧死不肯麻醉,她說。。。」

這時路程大約走到一半,平凡靜靜的聽我說。

「『聽說麻醉後,會說出很多心裡話,但是我有很多心事,是寧死也不能說的!』她不管現場大家面面相覷 的說了這些話,有夫之婦竟然說自己有不可告人的祕密」

「但是這時並不適合追究這件事,她的老公,溫柔的說『連我都不能聽嗎?』」

平凡忍不住插嘴「尤其你不能聽!」哈哈,我笑過後,繼續說。

「高貴的夫人只說『不行!』堅持不肯麻醉,她老公叫僕人去把女兒叫來,希望讓妻子。。。」

「啊~這段省略好了。總之就是要勸她活著。但是夫人堅持不麻醉,她說就這樣開刀吧,我不怕痛的!我也不會亂動!」

「這富豪想想,決定要緩一緩,先不開刀,過一陣子再勸勸妻子,醫生說了『你們就是這樣,才會一再拖延,這個病已經拖不得了!』」

終於,我們走了2/3的路程,平凡疲憊的一付不行了的樣子說「有沒有簡短點的說法?。。。」

「哈哈哈~~(我繼續說),醫生這時說『壓住她』,她掙扎著說『如果一定要麻醉,即使你治好我,我也要去死的!』
醫生只好改口說『把手術刀拿來』」

對了,我又補充了先前漏說的一小段。。。之後繼續現在說的。

「手術刀ㄧ切下去,血染紅了白色的和服,女主人果然一聲都不吭,大家卻都不敢看了。」

「切到骨頭時,女主人突然直挺挺的坐起來,握著醫生的手說『我不痛,我不痛,都是為了你!都是為了你!』『可是你說不定根本認不得我了』說完後她把刀子往心臟刺去。」

 

醫生這時臉色慘白的說『我當然記得你啊!』然後女主人就在微笑中死了。」

啊!對了,這時故事回到九年前。。。

好吧,我知道大家也無聊到快睡著了,放過大家。(不過我沒放過平凡,哈哈~)


這就是平凡覺得聽我講故事是酷刑的原因。


為了安慰他。

我事後趕緊補上侯文詠說的一個笑話,讓他輕鬆快樂許多。

想知道笑話嗎?

書店有!

咦~怎麼變成廣告了。

其實我只是順道說,不過這本很好看,觀念也很棒。

IMG_0047.jpg 

全站熱搜

hinano66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