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回想起來,那段時間不太快樂。

對出版社不爽的事很多,卻不能公開說,所以匿名寫了電子報。

 

寫著寫著不自覺寫出無釐頭的笑話、刻薄的笑話、不好笑的笑話,後來竟然變成非寫成笑話不可了。

沒有人限制我,也不是商業需求,一定要說的話,那就是自己給自己的束縛。

 

於是,我知道了,自由是自己給自己的。

 

 

----------

最近正在整理那時的電子報。

全站熱搜

hinano66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